>
新闻中心
>
>
一段香讲述香文化

手机号码::13100553355

手机号码::16677300559

 

联系邮箱:351800885@qq.com
联系QQ:351800885

联系地址:广西贵港市港北区港城镇六八村白沟井(天之和商贸中心北区B5、02商铺)

版权所有:广西一段香文化有限公司  桂ICP备18006983号-1  网站建设:中企动力 柳州

新闻资讯

一段香讲述香文化

分类:
知识共享
2020/11/23 19:31
浏览量

 

文人以香养性

中国的香能千年兴盛并拥有丰富的文化内涵和高度的艺术品质,首先应归功于历代文人,而最能代表中国香文化整体特色的也正是文人的香。

文人士大夫不仅视用香为雅事,更将香与香气视为濡养性灵之物,虽不可口食,却可颐养身心。《荀子·礼论》云:“刍豢稻梁,五味调香,所以养口也;椒兰芬蕊,所以养鼻也”,“故礼者养也”。先秦时即以佩香、种香修明志意,“佩服愈盛而明,志意愈修而洁”。屈原《离骚》也明言自己是效法前贤,修能与内美并重:“纷吾既有此内美兮,又重之以修能;扈江离与辟芷兮,纫秋兰以为佩。”苏轼亦有诗讲到鼻观与性观:“四句烧香偈子,随香遍满东南;不是文思所及,且令鼻观先参。”

它是讲“养鼻”的,“古者以芸为香,以兰为芬,以郁鬯为祼,以脂萧为焚,以椒为涂,以蕙为熏”,它从椒兰芬茝、萧芗郁艾开始,不是形式上的焚香,所以要讲香药选择与合香之法,要广罗香方、精心合香,“得之于药,制之于法,行之于文,成之于心”

它又是“审美”的,不仅仅是“芳香”,还要讲典雅、蕴藉、意境,所以有了“伴月香”,有了“香令人幽”,“香之恬雅者、香之温润者、香之高尚者”,其香品、香具、用香、咏香也多姿多彩、情趣盎然。

它还是“究心”的,讲究养护身心,颐养本性;也讲究心性的领悟,没有拘泥于香气,更没有一味追求香品香具的名贵。所以也有了陆游的“一寸丹心幸无愧,庭空月白夜烧香”,有了杜甫的“心清闻妙香”,苏轼的“鼻观先参”,黄庭坚的“隐几香一炷,灵台湛空明”。

它切近心性之时,也切近了日常的生活,虽是一种文人文化,却不是一种少数人的高高在上的贵族文化。

文人以香气养性的传统,也代表了知识阶层与社会上层对香的肯定,为香确立了很高的品位并赋之以丰厚的内涵,从而大大推动了用香,并使香进入了日常的生活,没有局限在宗教祭祀的范畴;而且还指明了香应有颐养身心的功用,从而又引导了香的制作与使用。

用香与推动用香

早在先秦时期,香文化尚在萌芽状态时,文人就给予了多方推助。当时所用虽仅兰蕙椒桂等品类有限的香草香木,但君子士大夫们亲之近之的态度已有清晰的展示。可见于《诗经》、《楚辞》等诸多典籍。

西汉时,香文化有了跃进性的发展。就其现象而言,以汉武帝为代表的王公贵族盛行薰香,带动了薰香及薰炉的普及,对香文化贡献甚大。就其理念而言,仍是先秦形成的香气养性的观念发挥了主导作用。西汉的诗赋也已写到薰香,如汉初司马相如《美人赋》:“金鉔薰香,黼帐低垂。”

东汉中后期,薰香已在部分文人中有所流行。此间涌现出一批优秀的乐府诗及贴近生活的散文,成为魏晋文学“觉醒”的先声,其中就有关于熏烧之香的佳作,如汉诗名篇《四坐且莫喧》即写博山炉;散文名篇秦嘉徐淑夫妇的往还书信,亦载有寄赠香药、薰香辟秽之事。

魏晋南北朝时,用香风气在文人间广泛流传,还有许多人从香药品种、产地、性能、制香、香方等各个方面来研究香,还写出了制香的专著(如范晔撰有《和香方》)。    

唐代,整个文人阶层普遍用香,北宋之后更是风气大盛。焚香、制香、赠香,写香咏香,以香会友,种种香事已成文人生活中必不可少的内容。黄庭坚还曾直言:“天资喜文事,如我有香癖。”率直以“香癖”自称者仅山谷一人。

唐宋以来,庞大的文人群体对整个社会的影响力巨大,不仅带动了用香,并且也是引导香文化发展的重要力量。